2005年

2017-02-07 15:54

  北京大学政治发展与政府治理研讨所教学丁元竹则以为,应当从文明层面消解地区歧视,“很多地域轻视往往是由于文化上的不认同造成的”。当然,这并不是要打消文化差别,而是应该在“各美其美,丽人之美”的基本上,提炼出一种精力共鸣,可能容纳并统领不同的文化作风。

  目前我国法律对歧视还不明白界定,反歧视法也始终停留在专家探讨阶段。北京师范大学法学传授吴沈括说明,只管有立法理念存在,但破法的标准设计实在十分难,一方面要斟酌到与宪法的和谐问题,另一方面一部法律的制订与其问题的紧急性相干。

  2005年,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龙新派出所在辖区内挂出两条横幅:“凡举报河南籍团伙讹诈勒索犯法的案件一旦告破,嘉奖500元”“坚定打击河南籍巧取豪夺团伙”,引发河南人强烈不满。郑州市民任诚宇跟李东照将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告上法庭,请求其公开赔礼道歉。该案最后以调停停止,深圳警方公然报歉,龙新派出所则挨家挨户访问辖区内河南籍家庭表白歉意。

  针对这类公开的地域歧视行动,一些法学专家呐喊,《反歧视法》的制定应该尽快纳入议事日程。

  否认地域歧视是一种长期存在的社会景象的同时,专家认为,也应该避免地域歧视的扩展。

  地域歧视还需综合管理